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财经新闻 > 文章 当前位置: 财经新闻 > 文章

家居企业IPO趣睡科技虽过会但独立性存疑 朗斯家居应收票据踩雷上市折戟

时间:2022-01-01    点击: 次    来源:不详    作者:佚名 - 小 + 大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IPO再融资组/钟文

  地产行业遇冷,而家居企业迎来火热的上市潮。

  最近一年,多家家居企业陆续开启了IPO进程。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共有15家(不含已过会企业)拟IPO家居企业公布了A股招股书。

  这15家企业来自不同的细分行业。其中趣睡科技、远超智慧、慕思股份以成品家具为主营产品;朗斯家居、有屋智能主营产品为定制家具;泛亚卫浴、箭牌家居产品以卫浴陶瓷为主;护童科技的主营产品为学习桌和学习椅;联翔股份、三问家居、美智光电、森鹰窗业、书香门第、天振股份、云峰股份的主营产品分别为墙布及窗帘、家纺及家居服饰、家用照明、铝包木窗、地板、人造板。

  15家公司的业务模式也不一致。如趣睡科技等公司以轻资产运营模式为主,箭牌家居等以重资产经营模式为主。有屋智能、书香门地等企业以大宗业务模式销售为主,箭牌家居等企业以经销模式销售为主……

  细分产品、销售模式等差异导致企业的成长能力、资产结构及偿债能力、现金流状况、营运能力、盈利能力等财务指标有较大差异。

  对于传统家居企业而言,营运能力是衡量企业经营效率、周转速度的关键指标。2018-2020年,云峰新材、三问家居总资产周转率较高;联翔股份、森鹰窗业、有屋智能总资产周转率较低。趣睡科技固定资产周转率最高,森鹰窗业的固定资产周转率皆是垫底状态。远超智慧应收账款周转率最高,朗斯家居应收账款周转率最低。三问家居存货周转率较高,联翔股份、森鹰窗业存货周转率较低。

  趣睡科技轻资产运营模式难逃独立性质疑

  在15家拟IPO家居企业中,趣睡科技固定资产周转率最高,2018-2020年的数据分别是1981.1次、114.29次、 50.29次。 森鹰窗业固定资产周转率连续“垫底”,数据分别为2.44次、2.52次和2.09次。

数据来源:wind数据来源:wind

  固定资产周转率是衡量固定资产利用效率的一项指标,主要用于分析对厂房、设备等固定资产的利用效率。该比率越高,说明利用率越高,管理水平越好。

  趣睡科技固定资产周转率远超同行水平并不意味着公司固定资产利用效率远超同行,而是公司以轻资产运营模式为主,固定资产占总资产比较低。

  招股书显示,趣睡科技主营业务为高品质易安装家具、家纺等家居产品的研发、设计、生产与销售。2021年上半年末,趣睡科技的固定资产金额为0.26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为5.09%。趣睡科技固定资产占比较低,主要系其全部采用外包生产方式进行产品生产,公司自身并不直接涉及生产环节,采购主要为产品成品采购。

  趣睡科技称,生产外包模式可以整合下游优质供应链的生产资源,将公司自身资源更加集中在较为核心的研发、质量控制、品牌运营等环节,进而提升整体运营效率。

  但生产依赖外包的模式存在较大的风险。一是对趣睡科技独立性的影响。公司将生产全部外包,对上游供应商会产生一定依赖;二是对趣睡科技持续经营的影响。一旦未来产品生产成本出现大幅波动,或外包加工厂商出现不可控的经营风险,趣睡科技的盈利能力也会受到一定影响。

  公开资料显示,国内家具家纺行业的可比公司均为传统制造企业,外包生产模式占比很小。趣睡科技无疑是个例外。

  也有很多知名企业也以外包生产的方式为主,比如耐克公司、宜家。从这个角度分析,趣睡科技生产完全依赖外包生产的模式具有一定的商业合理性。

  但趣睡科技的问题就出在,公司不仅生产完全依赖外包,其销售渠道也依赖小米平台。对上下游都依赖,趣睡科技很难称得上具备业务上的独立性。

  2018-2020年、2021年上半年,趣睡科技通过小米系列平台(包括小米有品及小米商城)产生的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3.83亿元、4.17亿元、3.26亿元、1.46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9.81%、75.56%、68.2%、64.86%。

  趣睡科技认为自身对小米平台不构成重大依赖。原因有三:一是公司对小米商城销售收入持续下降。报告期内,公司通过小米B2B2C模式(该模式下,公司客户直接就是小米集团)实现的销售占比分别为39.33%、26.56%、21.23% 和22.06%。

  二是公司在营销策略方面、在产品定位方面、在品牌战略方面、销售渠道方面、及研发、采购、生产等方面皆保持较高的独立性,因此对小米平台及其客户不存在重大依赖。

  三是公司通过与九号公司(689009.SH)、石头科技(688169.SH)对比的方式证明自身独立性。2018年-2020年、2021年1-6月,石头科技与小米集团的关联销售金额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50.17%、34.32%、9.34%和1.78%。其中石头科技自有品牌产品销售额占比已由2019年度的65.73%提升至2020年度的90.72%。同期,九号公司与小米集团发生的关联销售业务金额占每年的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7.31%、52.33%、45.91% 和38.27% 。随着自有品牌业务的发展,九号公司对小米集团的销售占比逐渐降低。两家已成功上市的公司对小米集团依赖越来越小,趣睡科技认为自己对小米集团也不存在重大依赖。

  从逻辑上分析,趣睡科技认为自身对小米集团不存在重大依赖的理由并不成立。因为趣睡科技列举的三条理由只是证明了其销售收入对小米集团的依赖程度降低,不能证明公司对小米集团销售渠道的依赖降低。目前,对小米渠道销售占比超过6成,说明趣睡科技对小米集团仍存在较大依赖。

  值得关注的是,趣睡科技与小米集团还存在关联关系。招股书显示,趣睡科技股东顺为投资和天津金米合计持有发行人12.0055%的股份,顺为投资和天津金米的实际控制人均为雷军,因此趣睡科技将小米集团列为关联方。

  2018-2020年度、2021年上半年,趣睡科技向小米集团经常性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1.91亿元、1.47亿元1.03亿元和0.51亿元 ,分别占公司总营收39.83%、26.69%、21.45% 和22.56%。趣睡科技向小米集团经常性关联采购的金额分别为1553.74万元、3073.3万元、 2658.67万元和1082.9万元 ,占公司各期营业成本的比例分别为4.61%、8.38%、7.7%和6.66%。

  IPO实务中,关联交易也是影响公司独立性的重要因素之一。趣睡科技上游完全依赖外包生产模式,下游销售渠道对小米也非常依赖,并且关联交易金额占比较高,可见公司独立性较弱。

  在新浪财经7月15日题为《趣睡科技IPO:与小米系股权转让价格畸低,信息披露存疑》的报道中,趣睡科技实控人将2%股份转让给雷军控制的天津金米时的价格,显著低于同时期其他非关联方股东增资的价格。趣睡科技这种低价转让股权给关联方的行为,是否与公司依赖小米渠道有关?

  森鹰窗业产能利用率“虚高”?

  上文提到,森鹰窗业固定资产固定资产周转率最低,2018-2020年数据分别为2.44次、2.52次和2.09次。

  众所周知,固定资产周转率是营业收入与平均固定资产净值的比值。该比值较低,说明企业对固定资产的利用率较低,甚至可能影响公司的获利能力。

  值得关注的是,森鹰窗业产能利用率连续多年超过了100%。2018-2020年,公司产能利用率分别为113.33%、112.51%、107.27%。

  一方面是产能利用率超高,一方面是固定资产周转率显著偏低,难道是公司存在大量的非厂房、设备性质的固定资产?

  事实上,森鹰窗业高产能利用率与其的“以销定产”的模式、低产销率并不匹配。2018-2020年,公司产销率分别为 90.33%、89.83%、107.84%。

  2019年和2020年,公司产销量维持在90%左右,说明销量低于产量;同时产能利用率超过110%,说明公司产量远超产能。既然森鹰窗业坚持“以销定产”的模式,为何还超负荷生产?公司2018年和2019年的产能利用率是否虚高?

  IPO实务中,部分企业为提高募投项目的必要性,往往将实际产能“人为减少”,借此提高产能利用率,增加募资的成功率。至于森鹰窗业有无“虚减”实际产能的情况,恐只有公司自己清楚。

  2021年上半年,公司产能利用率为 67.15%,主要系南京森鹰正式投产,产能处于逐步释放。2021年,公司全年产能为60万平方米,较2020年的产能(40万平方米)提高了50%。

  朗斯家居应收票据“踩雷”恒大  IPO“折戟”

  在15家拟IPO的家居企业中,远超智慧的应收账款周转率最高,2018-2020年的数据分别为远1403.96次、850.14次、443.06次。朗斯家居应收账款周转率最高,2018-2020年的数据分别为3.98次、3.72次、3.02次。

数据来源:wind数据来源:wind

  远超智慧应收账款周转率高是因为公司应收账款金额较小,朗斯家居则是应收款项金额占比较高。有意思的是,远超智慧和朗斯家居都在近日终止了IPO进程,具体原因未披露。

  从实际情况分析,朗斯家居终止IPO或许就是其高企的应收票据。2018-2020年,公司应收账款、应收票据、合同资产金额合计分别为2.19亿元、3.6亿元和4.2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52.51%、56.05%和50.15%。

  2018-2020年,朗斯家居应收票据金额分别为0.85亿元、1.2亿元和1.3亿元。  其中,公司对恒大集团应收票据余额分别为0.85亿元、1.15亿元和1.2亿元, 占比皆超过了9成。

  2021年5月,朗斯家居与恒大集团签署协议,同意将1195.42万元应收票据展期3个月。2021年11月份以来,恒大集团近2万亿元债务“危机”持续发酵。12月13日,朗斯家居终止IPO。终止原因可能是公司一旦全额计提对恒大票据的坏账损失,公司将大幅亏损,持续盈利能力受到影响。2020年,朗斯家居净利润为0.7亿元。

  在其他拟IPO企业中,有屋智能对恒大的应收票据金额也较高。截至2021年8月31日,公司应收恒大地产集团票据4.99亿元(其中逾期应收票据2.69亿元),应收恒大地产款项0.24亿元,合计5.23亿元。一旦对恒大逾期票据进行坏账计提,有屋智能的利润无疑将会受到较大影响。

  2020年,有屋智能实现净利润2亿元。2021年上半年,公司亏损0.86亿元,主要受部分房地产开发商流动性风险影响,计提减值损失所致。

瓜分6666元现金红包!领取8%+理财券,每日限额3000份!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

上一篇:成都泉源堂大药房重启IPO:连锁药店能否书写新故事? 持续亏损盈利难

下一篇:没有了

联系《潮新闻》 | 关于《潮新闻》 | 加入《潮新闻》
备案ICP编号  |   QQ:663924333  |  地址:中国.香港  |  电话:12345678910  |